温馨提示:毛毛虫影视 提供最新电影电视剧,请收藏网址推荐给朋友:t6t6t.com
×

青春从爱上妈妈开始

2023-01-27 13:14:13资讯97935阅读

 我這一生中迷戀的第一個女人是我的媽媽。

我的媽媽是一個受過比較正規的傳統知識教育的女人,她的身上有一股古典的氣質,她外表溫婉而內心剛強。

她結婚比較早,二十歲的時候就生下了我姐姐,二十三歲生下了我。

我從小就非常的聰明,上學之後,在學校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再加上我懂事又聽話,所以家裡的人包括姐姐都特別的疼我愛我。

我的性格屬於比較開朗的那種,跟同學,親人都相處得很好,而且喜歡戶外
活動,很少會有抑鬱的時候,但是在我十四歲的那一年,卻發生了一件特別令我
苦惱的事情。

那天早上我從一場怪夢中驚醒,夢中的情景讓我的內心如翻江倒海,久久無
法平靜。

夢中有我的媽媽,她躺在一張大床上一動不動,捲縮著柔韌而豐滿的身體,
睡相十分的閑靜,就好像嬰兒一般的可愛。而我就坐在她的旁邊。夢中的我處於
極度興奮的狀態,情不自禁地去掀媽媽寬鬆的睡袍,當時我根本無法抗拒媽媽那
成熟的身體對我的吸引力。即使夢醒之後回想起當時的情景我依然感到無比的美
妙。

夢中的我就像著了魔似的想去侵犯我的媽媽,剝去她所有的衣物,然後肆意
地蹂躪她的身體,但是當我就要看到我媽媽赤裸的美乳的時候,卻滿頭大汗地從
夢中驚醒。

醒來之後那種興奮的感覺還未散去,一種強烈的罪惡感就已經襲上我的內心。

我當時感覺到整個人的靈魂好像被抽離了出去似的,突然發現自己的一隻手
正抓住自己下身硬硬的生殖器,同時還沾滿了粘稠的精液,當即讓我有種彷彿天
塌下來的感覺,好一會兒才稍微地鎮定下來,撕了紙巾把精液清理乾淨。

此時天才微微發亮,我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就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大
戰。

而事實上心理上的生死大戰已經在我的心中激烈地開展了。

生理上的快感與道德上的罪惡感就好像是魔鬼和天使,它們同時進駐了我的
心靈,以我的心靈作為戰場正鬥得天翻地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見敲門聲響起。

「阿傑,怎麼了,這麼晚了都還不起床?」

是媽媽的聲音,我頓時嚇了一跳,趕緊大被蒙頭,裝作還在熟睡的樣子。

媽媽見我沒有回應,便自己開門進來,她坐到我的床邊,關切地道,「啊傑,
你醒了麼?」

「嗯……」我乾脆自己掀開被子,裝作好困似的,一邊伸懶腰一邊打了個哈
欠,「媽媽,我還沒有睡醒呢,被你吵醒的。」我有點底氣不足地道。

媽媽顯然是不太相信,她伸手摸我的額頭,而我趁機瞥了一眼媽媽豐滿的胸
部,只見那兩團乳房隨著媽媽的呼吸起起伏伏,我頓時間心都快要跳了出來,既
感到害怕又感到愉悅。內心很矛盾。

我以前很少留意媽媽這個性感的部位,現在才知道媽媽的這對美乳是多麼的
吸引我,但同時強烈的罪惡感襲上心頭,使得我如泰山壓頂。

我的天哪!我這是怎麼了?她是我的親媽媽啊,我怎麼可以對她有非份之想
呢?

我的心如同一頭剛剛被關進了籠子的野獸一般衝撞起來。

那夢境中媽媽如同可愛的嬰兒一般躺著在我面前的情景,和此時近在眼前的
豐滿胸脯,就好像結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正在吞噬著我的靈魂。使我被捲在旋
渦之中難以自拔。

我做賊似的收回了視線,媽媽並沒有發現我的異常,同時她也沒有從我的額
頭上探測到我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她疑惑地皺起了柳眉,責備地道:「現在都七
點半了,你怎麼還在懶睡?」

媽媽從小就對我要求非常的嚴格,每天必須六點半就要準時起床,無論要不
要上學都是一樣的。今天剛好是週末,並不用去上學,但媽媽還是要求我六點半
就起床。

「媽媽,我好困,好想再多睡會兒。」也許是今天早上的變化,讓我第一次
產生了違逆媽媽的念頭。

媽媽顯然很不高興,「那你就繼續睡吧,早餐你也別吃了。」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就離開,我偷偷地以欣賞一個女人的眼光,看著她美麗的
身影消失在門口處。


從此之後,我暗暗地迷戀上了我的媽媽。

媽媽離開沒多久我就起床了,洗漱之後來到餐廳,我還以為媽媽剛才說的只
是氣話而已,但現在卻發現真的沒有我的早餐。

爸爸吃完早就出去了,餐桌上只有媽媽和姐姐,我的位置上空空如也。

「媽媽,弟弟的早餐呢?」姐姐奇怪地道。

「你吃你的,管那麼多干什麼?」媽媽看了不看我一眼就說道。

今天的媽媽明顯有些不同,以前她很少會以這樣的語氣跟她的子女說話的。

她會保持端莊賢淑的形象,溫言婉語。

而當我聽到媽媽的話時心裡就堵住了似的,感到委屈,於是一聲不哼地就離
開了餐廳,回到自己房間上網去了。

姐姐早餐都沒有吃完,就來到我的房間追問緣由,「弟弟,你為什麼要跟媽
媽慪氣?」

「誰跟她慪氣了?」我委屈地道。

「還說不是呢,媽媽為什麼不讓你吃早餐?」

「她愛不給就不給唄,她是媽媽,我是她養的。」

最後的這句話,聽著好像是賭氣,其實我明明是在提醒我自己,但是又有什
麼用呢?此時我的內心早已經被早上那個怪夢淹沒了,再加上剛才跟媽媽的不愉
快,使得我對媽媽的態度脫離了以往的軌跡。終於我心裡的那些邪念稍稍地佔據
了上風。

「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姐姐不高興地道。

「我這樣說不對嗎?」我針鋒相對地道。

「當然不對!她是媽媽,你要尊重她,你這是怎麼了?以前你可不是這樣子
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有點做賊心虛地道。

就在這個時候,媽媽推門進來,她換了一身潔白的連衣裙,穿上了肉色絲襪
末,非常的性感,頓時讓我看得心裡一跳,呼吸都有點兒急促起來。

以前媽媽也有穿得性感的時候,但我卻從未有過現在這樣的反應。

「蓉蓉,你別管他,快去換身衣服,我們出去走走。」媽媽說完之後看也不
看我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姐姐回過頭來,白了我一眼,沒好氣地道,「媽媽今天心情很不好,你卻還
要跟她慪氣。」

我有點奇怪地道,「怎麼會心情不好?」

姐姐湊近我的耳邊,悄悄地說道:「因為爸爸今天又出差了唄。」

「爸爸經常出差啊?」我不以為然地道。

姐姐皺了皺眉,在我的頭上輕輕敲了一記,道,「這裡面有隱情的,但這畢
竟是大人的事情,我們管不著,但是姐姐今天要你先表個態。」

姐姐突然神情變得很嚴肅起來,這讓我預感到有些不妙。

「表什麼態?」

姐姐眼睛盯著我道:「如果爸爸和媽媽離婚,你會跟誰?」

我嚇了一跳,「什麼?這不可能的吧,他們不是很好的嗎?」

「很好?哼!還相敬如賓呢,你覺得夫妻之間相敬如賓很好嗎?唉!你年紀
還輕,感情的事我跟你說你也不會懂的,總之我問你,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的話,
你是願意跟媽媽還是爸爸?」

她的話無疑更加讓我心亂如麻,一時之間真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蓉蓉!」這時候媽媽又在叫姐姐。

姐姐忙道:「好了媽媽,我很快就來。」然後她轉過頭來,眼神有些冷地盯
著我,「快說。」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好,有些不耐煩地道,「你先去換衣服吧,我很煩,
你讓我靜一靜。」

「哼!我可把話說在前頭,真要有那一天的時候,你如果要跟爸爸,那從此
就沒我這個姐姐!」

姐姐的語氣非常的冰冷,同時透露出她內心的堅決,她還是第一次這樣對我
說話,使我感到有些無所適從。

姐姐和媽媽外出之後,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

肚子實在是餓了,於是我來到了廚房,想找點東西吃。但是同時又不想讓媽
媽發現,找了半天連胃口也找沒了,突然就不想吃了,返回的時候,路過媽媽的
房間,突然心頓了一頓,腳步也隨即停了下來。

我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向媽媽的衣櫃,裡面有媽媽的性感衣服,我想我可以
利用這些性感衣服更輕易地幻想到我媽媽熟透了的裸體。

邪惡的念頭開始在我的內心氾濫起來,我的呼吸隨即變得急促。

由於家裡只有我一個人,這使得我的膽子比平時壯大了無數倍,只覺得無拘
無束,無所顧忌,做什麼事情都行。

最終我推門進了媽媽的房間。由於我心裡懷著邪念,緊張到了心都快要跳了
出來。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媽媽的衣櫃,只見裡面果然有媽媽的性感內衣和絲襪,
這些最貼近媽媽的成熟肉體的衣物很快讓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媽媽赤身裸體的形象。

我的呼吸頓時窒住。還差點呻吟出聲。

接下來我的舉動,完全失去了理智,我三兩下子就把自己剝了個精光。

我的生殖器早已經硬到了極致,就好像一根鐵棒一樣,這時候我還沒有看過
其他人的生殖器,所以也沒法確定自己的生殖器是什麼水準。

我手有些發抖地把媽媽的性感衣物扯了過來,緊緊地抱在了懷裡,同時幻想
著把媽媽誘人的裸體擁在懷裡,肆意地蹂躪,我的身體突然發起抖來,連退幾步
倒向媽媽的軟床。

我這時候還不知道如何手淫,只知道一隻手緊握著自己的陽具,突然我想把
媽媽的性感衣物,我幻想中的媽媽的赤裸的身體,塞向我的下體,但是這個時候
我突然又恢復了一絲理智,終究因為害怕弄髒了這些衣物以至於被媽媽發現,所
以才沒有這樣做。但是與此同時,我突然感覺到我的陽具中有一股液體就要噴射
出來,雖然我還不知道這就是精液,但卻能猜到一定是髒的,我害怕弄髒媽媽的
床被,因此我用我自己的衣服,用力地按壓住我的下體。

我感覺到越用力按,感覺越舒服,越美妙,最後我乾脆撲面倒在媽媽的床上,
而下體的位置依然用我自己的衣物墊著,以免弄髒媽媽的東西。漸漸地,我開始
摩擦我的下體,摩擦不到一會兒,一股濃濃的粘液就奔湧了出來。而伴隨著這股
濃液的是我通過內衣幻想出來的媽媽的裸體,我幻想到自己把媽媽的裸體壓在身
體的下面,感覺到飄飄欲仙。

而大概過了十多秒之後,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開始變淡,取而代之的是強烈
的罪惡感和自責。

「我這是怎麼了?我都做了什麼?她是我的媽媽啊……」

空虛!

我的心中突然極度的空虛,雖然剛剛經歷了夢境以外的第一次性高潮,但是
此時此刻卻感覺到這所有的一切都毫無意義,反而給自己帶來深深的羞恥感。

喘息了一陣之後,我仔細地清理了這一次荒唐行為所留下來的一切痕跡,把
媽媽的性感衣物放回到原來的位置。我做得極為細緻,因為心裡真的很害怕被媽
媽發覺這件事。

然後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感覺非常的疲憊,倒在床上很快就睡了過去。

「弟弟,弟弟,弟弟……」

是姐姐輕柔的聲音,這時候應該是中午,我記得我的鬧鐘已經響過。姐姐和
媽媽早就回來了,這時候我卻依然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條內褲,還不蓋被子。

姐姐倒不介意看我這種裝束,實際上我全身赤裸她都看過了,甚至在兩年以
前,她坦然地光著身體在我面前,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就算是現在,她已經
十七歲,我十四歲,都接近成年了,而她在換外衣的時候都不會刻意地避開我的
視線,她會坦然地讓我看到她只穿胸罩和內褲的模樣。

而我現在,雖然對媽媽產生了邪念,但是對姐姐卻依然能夠保持著以往那樣
的平淡。

我想也許是因為姐姐的身體還未完全發育成熟吧,我看她的那對乳房,想要
長到跟我媽媽的那樣豐滿圓潤,還需要一兩年的時間。

她進來之後就幫我蓋上被子,然後試圖喚我起來,但是我真的很疲倦,感覺
頭腦昏昏沉沉的,聽到她的呼喚也不想起來。

「弟弟,你哪裡不舒服麼?」姐姐的聲音裡充滿了關懷。

我翻了個身,背朝上面貼床地伏著,「姐姐我心裡好悶,你讓我靜一靜好嗎。」

我說的可是實話,我真的很鬱悶,內心裡充滿了羞恥感,但是又像著了魔似
的幻想著蹂躪媽媽的身體。

這時候媽媽也進來了,她仍然穿著連衣裙和性感的絲襪,我已經經不住誘惑
用目光去姦淫她的裙子包裹著的妙曼肉體。

「快起來穿好衣服。」

媽媽命令式的語氣頓時打破了我的幻想,使我重新意識到:「她是我的媽媽,
既疼愛我又對我管教嚴厲的媽媽。」

「我……我不想起來!」其實並不是我不想起來,而是我的陽具早就因為我
媽媽這性感的身體而硬了起來,我怎麼敢現在翻過身來,讓她們母女倆看見?

「弟弟!」姐姐喝斥了一聲,她因為我違逆媽媽的舉動而生氣了。

在我姐姐的內心之中,媽媽無疑是神聖的,以前我也是這樣覺得,但是無奈
我現在心生邪念,想要打破媽媽神聖的外殼而玩弄她聖潔的肉體。

媽媽今天的心情確實不是很好,見兒子兩次違逆她,還絲毫沒有悔改的意思,
想不生氣都難,她板著臉道:「好,那你今天的中午飯也別想吃了。」

媽媽和姐姐離開了之後,我的陽具才漸漸地軟了下來。

「又得餓一頓。」我摸著自己的肚皮,無奈地嘆氣。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3 www.t6t6t.com 成人影视尽在www.t6t6t.com